陆医生,标记一下

第62章(1 / 2)

《陆医生,标记一下》转载请注明来源:新起点小说xqdxs1.com

四

沈旭连着发烧了三天,陆医生没有办法请那么久的假,就在疗养区开了个病房,白天陆薄言上班,沈旭在病房挂水、休息,傍晚一起回家。

到第四天他才终于不发烧了,鼻塞也好了很多,就是咳嗽断断续续的不太能好。陆薄言觉不算深,晚上沈旭咳嗽他会醒,开了灯为他倒水。

沈旭有点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不用抱歉,这不是可以自主控制的事。”

话是那么说,但毕竟陆薄言要上班。沈旭自己是无所谓,一年画上两幅画也饿不死,一点都不急,生病了就好好休息,晚上睡不好白天也能睡,陆医生和他不一样。

家里没有第二张床,沈旭想了想,“要不我晚上住在病房里?”

陆医生拒绝了,他说:“这是分居。”

“这怎么是分居呢?”沈旭试图辩解,“我感冒没好,晚上咳嗽……”

陆薄言打断他,“你生病了,即便需要住院,也该是我陪护。”

“可你需要工作,我又不用。”沈旭说完又咳嗽起来,有几分烦躁,为咳嗽,也为找不到两全的解决方案。

陆医生语调平缓,“家庭关系上我们是平等的,身为你的伴侣,照顾你是我分内的事。至于工作,是我个人的事,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是你的选择,你不需要因为我的工作牺牲让步。”

陆医生说得很有道理,至少沈旭无法反驳,就没再提住院的事。

病还没好全,但是因为不发烧了,沈旭的活力回来了一点,他去露台看雪人,雪人撑了伞,也还是化得只剩下小小的一堆,颜料晕开,又混杂在一起,不太好看。

楼下院子里的雪,看得出来陆医生也努力挽留了,但也只剩下薄薄一层。

他叹了口气,陆医生在他身后说:“还会下雪的。”

沈旭回头,看见陆薄言穿了沈母寄过来的毛衣,是很浅的灰色,织毛衣的细羊绒线是沈母专程买的,她每年都买一斤线,但只织一件衣服,以前是沈旭和沈薇轮着来,今年本来应该轮到沈旭,沈母给他织了一条围巾,毛衣给了陆薄言。

毛衣的表面仔细看能看见一层很短的绒毛,很软。沈旭看着就喜欢,他摸了摸陆医生的袖子,问他,我能抱你一下吗?

“可以。”

沈旭就抱了他一下,不光抱了,还贴脸蹭了蹭。陆医生站在原地任他施为,沈旭却忽然躬身咳嗽起来。

陆薄言拥着他,轻轻拍他的背。

沈旭撇开头,转过身,咳嗽了好一会儿,脸都红了才停下来,忘了自己刚才要说什么,问他:“我明天还要去医院吗?”

“不用。”

医院不用去了,药还是要吃的。沈母知道他感冒咳嗽之后还给陆薄言发了个药方,叫他熬了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招惹都市 / 全本
招惹
从羡
文案平城有两大名人:沈家岁知,晏家楚和。前者纨绔不齿于人,后者矜贵众望所归。都说世上顽劣有十斗,沈岁知独占八斗。晏楚和身为商界新贵,声名赫赫,束身自好。不论在谁看来,他们都有云泥之别,理应永无交集。——直至那日,二人意外滚到了一张床上。事后清晨,沈岁知走出浴室,晏楚和坐在床边抽烟,神色淡淡。看到她后,他将烟碾灭,极为正式道:“晏楚和,28岁,双亲健在,有房有车,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现在就去结婚。”
43万字一年以前
让老板怀崽了怎么办[娱乐圈]都市 / 全本
让老板怀崽了怎么办[娱乐圈]
烧个锅巴
褚郁家业破产,沦为逐梦娱乐圈的小艺人。签进盛星娱乐的前一晚,他在酒吧和一漂亮帅哥对上眼,翌日又见到那帅哥时——褚郁才知自己睡的是未来老板·盛星CEO·任希。褚郁:“……”把老板折腾哭了一宿,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任希是典型的公子哥性格,脾气不好。自从看上个小几岁的娱乐圈新人,他吐过几次,脾气也变得更暴躁,直到医生解释——“任总,您这是动了胎气。”任希:“???”他转身就去找褚郁算账,结果夜里又滚了
70万字一年以前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都市 / 全本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肥妈向善
回到一九九六年,老谢家的女儿谢婉莹说要做医生,很多人笑了。“凤生凤,狗生狗。货车司机的女儿能做医生的...
631万字2个月前
方寸大乱都市 / 全本
方寸大乱
瑾余
文案:狗男人打脸日常/嘴上说着不爱不爱,其实爱得要死/双处双初/甜文无虐*唐念双百忙之中被长辈叫回家相亲。第一次见到付人间,他面色淡淡的告诉她,他即将远离俗世,归隐山林,为免耽误她,准备解除婚约。第二次见面是在拍戏现场,他带领团队前来考古,一面关心照顾她,一面告诉唐念双,他一心闲云野鹤,坚决不会结婚。后来——付人间:“双双,我们以后生几个孩子?”唐念双:“………”考古学家付教授X温软妖系女明星高岭
28万字一年以前
在暴雪时分都市 / 全本
在暴雪时分
墨宝非宝
你看这生活,有时操蛋有时赢。我愿这爱情,没有暴雪只有晴。本故事纯属扯淡,一周2更(基本三、六),忙了可能更新频率会减慢,此文不V
43万字一年以前
茫茫都市 / 全本
茫茫
顺颂商祺
老男人推拉过招秦舟跟柏知望同过窗共过苦,如胶似漆地谈了十三年。可是后来胶和漆好像都不太黏,两个人开始磕绊,连说句好话都费劲。这天他们又大吵完一架,柏知望关上门,走了。等半天不见人回,秦舟气得心肝上火,跑出去撒野:“走是吗,当谁没长腿不会走?有本事我们就这么耗着!”弯月衬着单只人影,可怜见的。正挨着冻,秦舟肩上忽然多了件外套。“没走,”柏知望把他裹进怀里,叹口气说,“刚刚是给你买花去了。”秦舟回头一
25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