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没想到吧先生,朕就是秦始皇!

第11章赵高的游说李斯动心了

小胡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新起点小说xqdxs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扶苏?”

赵高缓缓踱了几步,“扶苏若是即位……蒙氏兄弟,定然会被重用……那蒙毅素来不容我,肯定会翻出旧账!

扶苏……扶苏若是当皇帝,我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赵高的脸色,更加凝重!

“王贲……”

“陛下……”

王贲快步来到嬴政面前,俯身跪下,哭喊了一声,“陛下您怎么了?”

然后,附耳低语,“陛下放心,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如此最好……”

嬴政微微点头,“这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诺!”

王贲点头道,“微臣这就把那太医,再叫过来!”

“恩……”

等到赵高把李斯叫来,却发现,嬴政的面前,已然跪倒一片宫人,各个哭喊不已。

王贲更是一头白巾,按剑跪地,护在嬴政的身前。

“陛下?陛下……”

赵高惊慌道,“陛下怎么了?”

“陛下,龙御归天了!”

王贲泪流满面,咬牙说道,“可恨我等,不能哭动上天,为陛下延年益寿……”

什么?

嗡!

李斯听了,顿时跪地,大哭不已!

“陛下,陛下……”

赵高听了,鼻子一酸,马上就要扑过来!

只见王贲,刷地一下,抽出宝剑,沉声喝道,“赵大人止步!”

什么?

赵高一愣,“通武侯,这是做什么?”

“陛下有令,扶苏不来,不许任何人靠近!”

“什么?这……”

赵高隔着,看了眼嬴政,抹泪道,“我和陛下主仆一场,只想再看他最后一

眼!”

“赵大人,是要抗旨了?”

王贲沉声道,“陛下说了,赵大人,还须赶紧和丞相李斯大人,把他的遗命完成!”

遗命?

赵高心里一动,忙问道,“通武侯大人,也知道遗命?”

“不知。”

王贲说道,“陛下最后一口气,只说让赵高李斯速速去办,我一个武将,焉能知道遗命否?赵大人,与其在这抗旨,不如赶紧去办!

你是想寒了陛下的心吗?”

“是是是,诺,我这就去!”

转身,赵高就把李斯拉了起来,两人快步离去。

看到两人离去,躺在榻上的嬴政的“遗容”

,眼皮微微一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只要你其他 / 连载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70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燃心其他 / 连载
燃心
金刚圈
★★★本书简介★★★秦沂在学校外面一个郊外的废弃小楼里遇见了纪燃新,纪燃新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
16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