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要我带他回家

5. 一丝乐趣

宋青很早之前就知道,没有那场挤进窗户缝隙里的雨,那盆花不会重新回绿。

但他无法祈祷有同样的雨淋到他身上,这样的幸运事不会降临在他头上,只能祈祷自己像那盆花一样,绝处逢生、枯木再回春。

靠自己的力量。

没想到花的运气不错,他也奇迹一样被上天怜惜了一次。

宋青一路被推到医院花圃内的停车场处,一辆小型车的旁边。

身后的人摁了车钥匙,车灯闪了闪,宋青一路提着的心总算稍微放了放。

她确实打算带他走。

都到这里了,没理由只是让他看看,然后丢下他。

*

南枝将轮椅推到副驾驶座旁,同时将车门打开,露出不大的内部空间和座椅。

城里停车太麻烦,每次开车一般都无法到达目的地,需要再开一段路才能找到合适的停车位,然后走路去某某店和商场吃饭。

她不喜欢,在买的时候就想着,车要小一点的,随便哪个小夹缝就能停下,不需要太高超的技术挤狭窄的车位。一个人往来各个地方,也不想开太大的浪费,所以车不是烧油的轿车,算是电车。

四人座的,薄荷绿的颜色,精致又小巧,正适合一个人开。

南枝将轮椅固定好,宋青自觉往副驾驶座上坐,然而轮椅和座椅有高低之差,因为小,大多数东西都在车底,所以底座很高,并且座椅较为靠里,没有借力的地方,还是单开门,入口空间不大,他试了几次都没有上去。

不仅如此,座椅下调节前后高低的杆子还挂到了他腿上的纱布,差一点将纱布扯下来。

虽然及时发现,没有硬上,纱布也没有掉,但几次折腾,南枝明显瞧见纱布顶端溢出点点的红来。

才住院一周出头而已,其实不到出院的时候,医生是知道他没钱缴费,再加上她就是护士,可以很好的照顾他,所以特许的。

一周多,伤口尚且没有长好,缝了线的地方很容易因为活动再度扯伤。

他还不止是腿截肢,是出了车祸,被猛地撞击,身上基本全都是伤,换衣服的时候南枝看到过,t恤下外露的皮肤上有很多青紫,脖间还有擦伤,会上不去似乎是理所应当的。

南枝感觉他气喘的厉害,额上有汗,面色和脖颈都白了白,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冷风吹的。

“我休息一下,很快就……”

宋青突然顿住,他看到身后的人将轮椅往后拉了拉,空出位置后绕到前面来,微微倾身,伸出双手,像抱小孩一样抱住他。

温热触觉和怀抱顷刻间包裹着他,叫他呼吸都断了断,整个人寂静,不动也不说话了。

一股力道从接触的地方传来,他感觉自己朝上了些,被那股力道带起,同时因为这股力道,俩人身体贴的更紧。

宋青支起脑袋,尽量离她远一点。

因为他记得曾经有很多人说过他穷酸,身上有一股子味道。

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保持一些距离没错。

他不想被嫌弃。

或许是扬了头的原因,他清晰地看到自己破旧的衬衫和对方干净洁白的卫衣短暂的纠缠在一起,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

宋青从来没有自卑过,因为他心中有书有前路,他知道自己受的所有苦都是为了未来过上更好的生活。

他的老师也和他一样,穿的是十几块钱的t恤,破了旧了也不舍得换,鞋子烂了也照样穿。

临下课时曾有个学生说,自己衣服多到穿不完,丢了好多,老师直接向他开口,不要可以给他,后来老师当真将那个学生穿过的衣服套在身上,大大方方来给他们上课。

没有人不敬他,也没有人说他身上有穷酸的味道。

所以那些外在的东西其实不重要,老师不被说闲话,是因为他足够强大,他得过很多奖,带出过很多优秀的学生,逢年过节一大帮人来给他送礼拜年,想让他关照一下自己的孩子,都被他赶了出去。

他和老师唯一不同的是,他很弱小,暂时还没有建树,只要他像老师一样就好。

内心拥有足够多的东西,所以从来不自馁,然而这强烈的冲击,还是让他指尖颤了颤,不自觉低了低头。

南枝发现他不算重,当然也不轻,毕竟是个成年男子,而且不是从腿根截肢的,有一只腿是从膝盖处。

据说是出车祸后他还清醒着,司机倒是吓坏了,想逃跑,慌不择路下二次碾压了他。

当时他看到车开过来,求生本能往一边挪去,一条腿微曲,所以被碾压时一个在大腿处,一个在小腿上。

怕他以后不好穿戴假肢,医生尽量保住他残余的部分,截肢位一只在大腿根往下一点点,一个是膝盖下一点点。

他之前应该很高,余留下的腿修长,所以不轻,南枝有一点抱不动他,她感觉这个人在往下滑,可能怕摔吧,南枝从不远处的医院楼大玻璃上看到他想往上些,但因为无法借力,那只余留下的腿从五分裤中漏出来,无所适从地挂在空中,小腿不自觉翘了翘,还蛮可爱的。

可爱这个词用来形容一个成年男人有些不恰当,但她确实感觉可爱。

南枝实在抱不住他,她不得已朝下了些,托了一下对方的——屁股。

宋青浑身一僵。

南枝:蛮翘的。

有了地方使力,她抱的稍微顺畅了些,费了些功夫将人放在副驾驶座上,轮椅则被她推到另一边,放在后座内。

都安排好后,她自己也上了车,坐在驾驶座,没有往家的方向开,而是去了附近的小吃店,准备先吃点东西。

她下班早,晚饭到现在还没吃。

顾及到身后的人,不打算点刺激的,沙县吃两碗馄饨就好。

南枝握着方向盘,稳稳行驶。副驾驶座上,宋青在看她后视镜上挂着的精致吊坠。

是一个国风的小香囊,下面连着麦穗,上面有刺绣,旁边还配了个铃铛,很漂亮。

挡风玻璃前也放了一些七零八碎的可爱小摆件,最中间是个水晶球,车子过减速带时,一震里面的水晶片会微微晃荡,还有雪花飘荡。

暂时停车时,她闲着无聊,随手拧一拧水晶球的球体,车内会响起音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起点小说【xqdxs1.com】第一时间更新《没人要我带他回家》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其他 / 全本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47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其他 / 全本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246万字一年以前
听说我喜欢你?其他 / 全本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41万字一年以前